哀仪宴

Rhapsody

杯里淅淅沥沥过一分钟,又落了雪,咖啡表面上结起一层薄薄的冰晶。哒——哒——哒!舌在口中弹跳,大提琴一串葡萄般紧致而晶莹的弦动——哒哒哒!哒哒哒!眼与眼的游击,哪只眸子垂下来,星般闪躲,哪只包藏着火,执意哀哀地求着,胆战心惊,一旦正面撞上会如何,星火燎原么?谁的嘴角忍不住勾起捕食者般甜蜜的笑,谁面皮一张大雪一样封住了不止萌动的生机万种还有冰下潜伏的暗礁和冰川,不动声色地泡在在冰水里等着一口咬穿轻敌冒进的小船。谁的五指缓缓蛇行过桌上杯盘错杂的迷宫,装作若无其事地蜿蜒着,慢慢地,慢慢地……
“啪!”灯熄了。狂想曲的最后一个音符,悠然飘散。